你和孩子公开「作恶」是一种疗愈?

导语:这里的「我们」,包括成年人,更包括孩子。

参加了真实的国外的万圣节大游行,衣着各异、妆容逼真的殭尸、恶鬼、骷髅或巫婆会走过来或飞过来吓唬你,讲真,在被吓到的一瞬间,真的有头皮发麻的感受。

我记得的最可怕的眼神,一个来自东方面孔的扮演日本女鬼的姑娘,另一个来自一个穿着拉拉队服的扮演丧尸的白人小女孩。

当时,那种眼神让我震惊了,因为它们怎么可以这么真实,就好像她们就是这样的身份,一个女鬼,一个丧尸……

那么,为什么这么真实呢?

我想起对于人,有这样一个定义:人是本质俱足的,包括人性、神性和兽性。

在这次游行中,我清晰的辨认到,我看到的眼神是兽性的,那么直接、那么锋利、那么有力量……

而除了兽性,我还看到了他们行为背后有强大的动力……

尽管他们要花费几个小时化好妆,带着各种复杂的道具来到现场,再等上几个小时才能参加活动;尽管这期间因为妆容,很多人的嘴巴被封住,他们无法吃喝,而外界阳光肆虐;尽管活动并不轻松,要走很久的路程……但在每一个扮演者的脸上,有那么明显、那么灿烂的满足感和兴奋感。

在这背后,如此强大的动力又是什么?

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,也体悟了很久,最终,我的答案是:这个动力的名字叫做「作恶」……

可以在这样被充分允许的一天,堂而皇之的变成最丑恶的样子,拥有吓唬和捉弄别人的权利,这有多么的美好……

那一瞬间,所有的人都演技爆棚,为什么?因为他们演的都是那个坏坏的自己……

我们每个人都有」坏」的一面,而允许」坏」的一面的显露和展示,其实才是真正的「爱自己」和「被爱」。

记得生活中遇到过这样一个孩子,第一次见他,会觉得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孩子了,彬彬有礼、知识渊博、善解人意、体贴他人……似乎所有形容一个人的「好」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他身上。

但是,接触久了会发现,他表现成这个样子是取决于场合的,这个场合就是有他妈妈在。

如果他妈妈不在,他就会是另一个人,行为粗鲁、羞辱他人、惹是生非、飞扬跋扈。几乎变成了前面的那个自己的反面。

而且,有趣的是,当别的小孩对他妈妈说这个男孩打了自己,他妈妈会说:不可能,我家孩子从来不打人!

当别的小孩对他妈妈说这个男孩做了什么坏事,他妈妈会说:不可能,我家孩子从来不做坏事!

就是这样。

这个母亲绝对不接受自己孩子身上固有的」坏」的那一面!

而这,居然是孩子上述行为的根源。

心理学中,这个男孩的这种状况叫做「假性自体」。

那么什么是假性自体呢?假性自体的根源来自早期的镜映失败。

当婴儿说「我很饿」的时候,如果妈妈的回应是:好的,你饿了我就餵你吃东西。这时母亲就做到了恰到好处的回应。

但如果,这个母亲需要婴儿来适应自己,出于自保,婴儿就会倾向于发展出一种假性自体。

婴儿意识到,如果她想让母亲站在自己一边,如果她想让母亲微笑而不是皱眉,温暖而不是冷冰冰,婴儿必须学会随和,学会做妈妈想让她做的事,于是她开始努力取悦母亲,学会让自己变得可爱。孩子尝试了解母亲的喜好,学着做母亲喜欢的事,甚至在母亲要求她做之前就把事情做好。这就是「假性自体」。

因此,文中的男孩会倾尽一切的力量在母亲面前做到超级满分,为的是赢得母亲的赞赏和爱。但是,他身上」坏」的一面不会不存在,他就只好在没有妈妈的场合释放,借以达到自身的平衡。幸运的是,他还是个孩子,他的自身尚存的灵活性会帮他释放一部分」坏」出来。

但是够吗?远远不够……没有妈妈、没有老师的场合,其实并不太多。

而且,当他慢慢长大,他的超我不断成长,会代替妈妈来管教着他,我担心他的「坏」会出来的越来越少……

这是那么多不那么快乐的故事的开头,孩子逐渐与他自我真实的感受和情绪失去了联系,失去了对自己真实感情的认识、热情、清晰感和意义感。这个孩子长大后可能会成为好的学生,擅长任何受妈妈赞许的活动,但实际上孩子内心深处感受不到任何愉悦或满足。

这样的孩子,在以后的人生中,尽管可能很优秀,但一旦遭遇到涉及自尊的挫折(在别人看来可能很小的挫折),会引发强烈的自我否定、抑郁或对这个世界的愤怒和绝望……

我有非常多的来访者都有假性自体,这也最终导致了他们出现了心理问题。

而他们,都不约而同的有类似的父母,这些父母通常很严格,超理性,有强烈的是非观,好与坏在他们心中非常清晰,而他们常常是只允许好的;此外,他们的气质常常不柔和,也不具备共情的能力,他们很难能设身处地的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。

他们活在自己的规则世界里,那里有一个严格的框架,而自己的孩子只能活在这样的框架里,不可越雷池一步……

其实,我们都知道,人和自然一样,是一个平衡体,有白天就有黑夜,有光明面就有黑暗面;有好的被外界认可的一面,就有坏的被外界否定的一面。

这是多么正常的,但是却常常被我们忽略的真实啊……

因为父母只允许好的,那么孩子的」坏」就只能留给自己,因为不能向外,就会攻击转向内部,变成攻击自身……

这又是多么悲伤的一个结局啊。

那么,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,我们为什么需要万圣节?

因为,无论成人还是孩子,我们都需要一个出口,让我们的「坏」迸发出来……

而能够公开「作恶」,其实是一件快乐的事……

其实有点难过,我们居然需要一个西方的节日来疗愈我们……

但是幸好有它,不是吗?

好吧,无论是殭尸、恶鬼、骷髅还是巫婆,就让我们的万圣节「坏」得更勐烈些吧!

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「鲸选童书」,给宝宝最好的礼物,一起读最美最有爱的绘本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