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能不能打孩子?

「我真的很后悔打了他,看着他哭得很伤心的样子,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坏的妈妈,我想做一个好妈妈,但他一直犟的时候,我实在压不住火,5555……」婉月在谘询室里哭了起来。

这也许是太熟悉了场景了,也许很多妈妈都面临过同样的状况,努力想要做一个好妈妈,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难以做到知行合一,而公认的一个事实是——打孩子是不对的。

尤其在客体关系心理学家温尼科特的理论问世以后,他那句经典的「不带诱惑的深情、不含敌意的坚定」就成了好妈妈的标准之一,作为一种理论,人们往往把容易它当一个标准来控制自己的行为,即做到这个标准就是好妈妈,做不到就是坏妈妈,以至于很多妈妈都在努力的要求自己向这个标准靠拢,一旦做不到就充满了自责。敢问一句,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高的标准呢?这岂是一朝一夕的修炼功底?另外,如果你对孩子从没有敌意,将来他遇到对他有敌意的人,应该如何与对方相处呢?

所以,还是那句话——看问题要从整体出发。关于「不带诱惑的深情、不含敌意的坚定」这个理论只是描述了和孩子的关系里的某些情境下,我们作为家长成长的一个方向,而不是一蹴而就就达成这个理想目标,让孩子活在一个虚假的「完美世界」。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孩子,最终都会发现父母不是完美的,很多时候做不到完全没有敌意,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是,觉察到我们的敌意,承担自己的责任,和孩子一起去面对关系中的冲突,那么,孩子最终也会学会这种觉察和成长,能接受自己和他人是不完美的,但可以是真实的这个事实。

那么,到底能不能打孩子呢?你看,大家的思维总是关注在行为上,或者是去找为什么,这就是我们思维的惯性,容易忽略行为背后的感受,以及只关注一个结果,或者关注问题的一个部分而不是整体。

首先,如果整体来看,你并没有经常的打孩子,只是偶尔忍不住,并不会造成孩子多大的心理创伤,只要你总的来说是一个好妈妈就行了,而偶尔的坏反而能帮助孩子走向独立,这是客体关系对于养育的理论学说——足够的好+恰到好处的挫折=合格的妈妈。人心灵的运作是复杂而精妙的,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,借着妈妈曾经给予的足够的好,可以慢慢的整合坏的那一部分体验。

当然,如果你学习了心理学,更好的做法是孩子受到挫折的时候,给予一个抱持性的环境,比如你实在忍不住打了他,当他哭的时候,你可以陪伴着他,允许他沖你发泄,等他平静下来,抱抱他,表达你对他的理解和接纳。对于三岁以后的孩子,可以有更复杂的沟通,来增进彼此的理解,比如,跟孩子一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一遍,如果在其中你有错,那么你可以向孩子道歉,同时告诉他你的情绪有你的原因,当然你不必对孩子去解释因为你自己的童年情结(比如你妈妈也是这么对待你的),导致你无法控制情绪,或者他不断的哭闹对抗让你感到无能,为防御你的无能感你打了他。重要的是要让他明白你打他这个行为背后的真实原因,也许不是他作为孩子有限的认知理解的那样——「我很坏」,「妈妈不爱我」等一系列的自我否定情绪。

说到这里,我又必须强调一点,千万别走到另一个极端,当你跟孩子解释不是他的错,不是他很坏,也不是妈妈不爱他的时候,容易让孩子觉得他是不会犯错的,是完美的,这又掉进另一个误区,所以,我再一次强调,我所说的是要告诉孩子你打他这个行为背后的真相,而不是每一次都让孩子自动的产生自我否定的情绪。再说的清楚一些,即如果整件事是你错了,那么告诉他是你的责任而不是他的,如果你确实孩子的行为是错的,而且你感到很讨厌他,请一定要说清楚关于他犯错的内涵和性质,让孩子以后有一个明确的行为准则,并且能理解正确的行为的意义,而不是仅仅屈服于你的力量带着恐惧和自我批判去遵守规则,关于你对他的讨厌,这是真实的,背后也一定有相关的原因,你可以跟孩子谈谈,但同时别忘了让孩子了解你同时也是爱他的,爱和恨同时都存在,而实际它们是同一能量的两种不同表现形式。

只要你是不断在觉察自我,完善自我,接纳自我的路上成长的,即使你打了孩子,并不会给孩子造成创伤,反而成其为你们彼此成长的契机,因为没有任何事件能伤害一个人,只有对事件背后情绪的忽略才会伤害一个人,这是来自完形心理学对创伤的解释,而自体心理学的解释则更加有关系取向的味道,澳洲心理学家Neville

symington在《自恋,一个新的理论》一书中说道:「只有对创伤的回应态度导致创伤本身。」这句话非常直接的表达了,有时候事件和行为并不是具有伤害性的,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回应主体的情感需要,即妈妈如何关注到在事件里、行为背后孩子的感受,与孩子去讨论发生了什么,彼此的情绪、想法等内容,最终完成这个事件的处理,而孩子就在这个宝贵的过程中学习成长,父母也一样。

另一种情况,如果你是经常打孩子,并且总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更不能冷静下来和孩子一起去讨论事件过程,尤其是觉察情绪的部分,那么你也许真的要引起重视,因为,在你和孩子的关系中,正在重复曾经发生在你身上的一系列的事件,而现在你就站在当年你妈妈(爸爸)的位置上,而被打的你的孩子,就是当初的你,孩子体验到了你当年的感受,而你也体验到你父母当年的感受,你看,多么神奇又令人悲伤的事实,我们试图想要遗忘的那些感受,终究是要浮出水面,而且是以如此惨烈又直接的方式。

别担心,也许你只需要和一个专业的人士谈一谈,一起工作一段时间,因为你需要一个专业的支持,去陪伴你一起了解童年的你,在和父母的关系里,你的情感上遭遇了哪些痛苦的情绪,这些需要被表达出来,被听到,被给予积极的回应和确认,然后伤口才能逐渐癒合,你和孩子的关系也才能真的好起来,而这个不容易的过程,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谘询师才能陪伴你去完成,这个过程中的抗拒、担心、焦虑、害怕甚至攻击,也只有心理能量强大的谘询师才能给予容纳和积极的回应。

所以,你还会执着于「到底能不能打孩子」这个行为吗?当然,打孩子是不对的,但别忘了我们都不是完美的,并且我们带着自己童年的心理创伤努力的在养育我们的孩子,我们需要看到自己的努力,也看到自己的伤口,然后在自我觉察中成长和前进,而这也是我们能送给孩子的最好的礼物——认识这个世界不完美的真相,却依然去爱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