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们在生孩子的气,其实是在跟自己生气!

「疼死了!别揪我的头发!」

我带着哭腔大喊。

吃饭的时候,儿子小树把东西掉到地上,我蹲下来给他捡。他看到儿童餐椅旁边的我的脑袋像一个长满黑毛的大球,开心的一把抓下去。

我的一声尖叫,更激发了他的乐趣,他又揪了一下,力气比刚才还大。我握住他的手,生气的嚷:

「跟你说不让揪我的头发!疼死我啦!我不喜欢这样!」然后站起来走掉。

爸爸就来打圆场,说这样不行,妈妈很疼。

小树看看生气的妈妈,笑着跟我说:「妈妈对不起」。显然,对两岁半的小树来说,听到妈妈不开心,能主动道歉,是挺值得家长欣慰的一件事。而且,刚才他也真的只是在跟我闹着玩,只是下手没轻重,并不是「故意伤害」。

我没说话,走到垃圾桶前面,蹲着开始整理头发,一丝一缕,掉了十几根。突然悲从中来,内心一阵情绪涌动,眼泪就落了下来。

小树看到我哭了,有点害怕又有点担心,坐在儿童餐椅上看不清楚,欠着身向着我这边,眼巴巴,又说了几句「妈妈对不起」。

我完全不理他,越来越难过,哭的很伤心。

看着小树一脸无辜的样子,我一边哭,一边问自己:

到底怎么了?

因为小树揪我的头发吗?

孩子是开玩笑的,而且已经道歉了。

因为疼吗?

其实早就已经不疼了。

所以我到底为什么难过?

被抓头发,让我感觉到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。

可是显然小树并不是为了侮辱我而这么做.

为什么对方并非想要侮辱我,我却有了被侮辱的感觉呢?

「抓头发」和「被侮辱」之间,到底有什么联系呢?

忽然一个画面进入到我脑海里:

初中时候,有次被妈妈骂,揪着头发晃脑袋。然后我也是像现在这样,一丝一缕,很珍惜的整理自己掉落的头发,把那一缕头发夹在当时的日记本里。在那一页,我清晰的记得,自己写道:

今天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可以想像,写下那些文字,夹着那些头发做「罪证」的十三岁的我,心里装满了什么:

委屈,难过,伤心,不甘,无力,沮丧,愤怒,想报复,屈辱,害怕,不平,叛逆……

当时没有人倾听我,那些情绪肯定无法流淌出来,只会被压抑。

后来呢?

后来,终于还是「忘了」那一天。

风波过去,我和妈妈也和好了,却没想到,在27年之后的今天,当我再次被揪掉头发的时候,又被触发开关,打开记忆的情绪潮水。

想到这里,我开心起来。

找到了源头,只需要让情绪流淌出来就好了。

我钻到老公怀里,跟他讲我曾经被揪头发的事,老公一言不发抱着我。就像抱着那个十三岁的被骂的女孩子。

心情渐渐平和,再看小树,他正傻愣愣的看着拥抱的爸爸妈妈,着急的伸着小手对我们说:「分,分开!」

小家伙嫉妒了。我和他爸一起噗嗤一声笑了。

可怜的小树,他以为是自己揪了妈妈的头发,才导致妈妈这么伤心。但并不知道,刚才诚恳道歉之后,为什么妈妈还不愿意原谅他。也并不知道,刚才的自己,成为妈妈27年来累积情绪的发泄口。

小树刚才的道歉,是道歉他因为想开玩笑,揪了我的头发。

但是并没能止住我的哭声。

因为我需要的这个道歉,来自27年前。

当然,现在的我并不需要妈妈真的道歉,我知道她是爱我的。当年我的青春期,碰上了妈妈的更年期,爸爸长期驻外,她一个人带着叛逆的我,实在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

我需要的,只是看到心里那个十三岁的感到委屈的女孩子,抱抱她,倾听她,理解她,就够了。

当我孩子做了让我们不能接纳的事,我们想对他表达情绪的时候,我们经常会发现:

我很生气。

当我们生气的时候,我们到底在经历什么呢?

愤怒是对另一个人的指责:是你的原因才导致我产生这样的感觉,所以我要去强烈的对你进行责备,让你顺从,你不要再让我这么无助和恐惧了。

如果我们在愤怒的时候好好地感受,就会发现愤怒下面隐藏着很多复杂而真实的情绪。而这些情绪可能并不是孩子引起的。孩子的行为只是压倒我们这个骆驼的一根稻草,我们把愤怒转嫁到对我们最没有攻击性、没有伤害力的孩子身上。

而年幼的孩子只能默默地承受这种无助——然后,累积这个情绪,直到他们长大,直到他们成为父母。然后,再把情绪一代一代的向下传承。

这样的例子,在亲子教育的工作中,我遇到的特别多:

一位妈妈因为三次让孩子把扔在地上的橘子皮捡起来而孩子没捡,所以大发雷霆歇斯底里。我问她孩子不捡橘子皮为什么那么生气,她说:

「其实需要自己打扫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,是因为我特别的沮丧,我很无助,我害怕以后都管不住这个孩子,不知道那天是个头。而且,我本来不想生这个孩子的,是我婆婆非要我生的。现在,我的生活都被打乱了。我觉得是孩子把我的生活变差了,我也怨我婆婆,我更气当初没有坚持按照自己想法行事的我自己。这种无助和恐惧让我很难受,这时候我就很生气,因为愤怒让我看起来更有力量,让我们对自己还不算太失望。」

另一位妈妈,因为孩子和小伙伴吵架,被孤立,而自己孩子不敢去和别的朋友主动玩,所以非常生孩子的气。觉得她很怂,很丢人。

「我知道这是我自己心里的情绪在作怪,我知道是我自己五岁的时候,被朋友孤立,爸妈讽刺我的结果」,她说,「可是,这时候,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?除了去指责孩子,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」。

「你可以去抱一抱当时的那个五岁的自己,告诉她,我知道你被朋友孤立很难过,爸妈还讽刺你丢人,你觉得特别委屈。我懂你的感受,我来抱抱你」,我回答。然后,这位妈妈突然在一剎那间泣不成声,她说:

「我心里的孩子好可怜,她好希望被孤立的时候得到家长的支持,可是只有指责,好委屈。」她对着五岁的自己说了很多话,「对不起,我从来没有来看过你」。

当她允许当时自己的委屈在几十年之后充分的表达出来,这个问题就再也不困扰他了。她意识到,孩子们之间的小别扭,可以放手让他们自己解决。自己反而需要去对孩子做一个安抚。

是的,可以说,我们的那些「生气」,从来都和孩子无关。而是我们内心导演的一场戏。

和孩子有关的,只有被揪头发之后的「疼」,

孩子不肯捡橘子皮,我们还要扫地,觉得的「麻烦」,

孩子被小朋友鼓励,我们发自内心的「心疼」。

事实上,我们需要做的,只是在孩子做出我们不接纳的事情的时候,善意的提醒他:

你做的事,对影响到妈妈了,妈妈的感受不好。然后找到我们心里真实的感受——那些隐藏在「生气」下面的真实感受,然后真诚的表达给孩子。

事实,影响,感受。

你揪妈妈头发,好疼好疼。

你把橘子皮扔到地上,这样妈妈一会就要扫地,妈妈觉得好累啊!

小朋友们不跟你玩,妈妈看到你哭了,一定很难过吧!

当我们想要跟孩子做一个表达,在寻找对自己的「影响」和「感受」的时候,就会有机会发现,那些影响究竟是不是孩子带来的,而自己真实的感受是什么。其实,这是对自己的一个倾听,也是自我觉察。

当我们在对孩子生气的时候,不妨看看,事实上,我们究竟在生谁的气。

孩子的行为,只是一个按钮,帮我们按动开关,触发一个很久以前累积的,没有机会表达的情绪。

先看到心里那个委屈的自己,去倾听他,拥抱她,然后,才有可能用平静的心情,用泪水洗刷后的明亮的眼睛,重新看待孩子的行为,真诚而适当的表达。

这样,对孩子才公平。

其实,我们生的每一次气,都只是因为自己而生气。

那个脆弱的,曾经被伤害的自己。

抱抱自己,无论晚了多少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树妈马瑞

微信ID:treelens

儿童沙游师,心理谘询师

出版育儿新书《把最好的自己给孩子》热卖中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