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肝癌晚期,没有选择在医院继续治疗而是带她回家,是我不孝吗

网友自述:

去年5月份的一个早上,妈妈头天晚上因为高烧不退,就带她去医院看了急诊,医生说情况比较严重,建议我们照肺部CT。等了半个小时,结果出来了,肺部弥漫了癌细胞。医生说,可能是肝转移过来的,如果是肺癌,还有一年时间,如果是肝癌就只有半年时间了。于是继续照了肝部CT,医生说,确定为肝癌。那天早上下着小雨,我穿了件短袖,冷的发抖。

不敢让妈妈知道,问医生还有没有办法治疗。照CT的医生说,癌症是没有办法治的。背对着妈妈,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该怎么办?妈妈还发着烧。问医生,怎么办,有没有办法退烧。医生说,他也不知道怎么下药。后来就转去门诊,门诊医生说建议住院。我们家人商量后想先不住院,因为我们是在城镇的医院,觉得在那里住院也没用,最后医生开了些退烧药回来。

回来的两天,泪水止不住的流,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一直觉得癌症离我们很远。哥哥有个同学说联系可以帮忙联系一家肿瘤医院做病理分析,联系好后就在家等肿瘤医院的床位。

期间也上网查了很多,依然觉得这个病很陌生,网上有说可以中董治疗,可以延长时间,提高生命治疗。于是我和哥哥商量,要不带妈妈去看中医吧。我哥也问了同学,他同学的叔叔是胃癌晚期,被医院宣布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,然后回家看中医后有好转的迹象。我哥赶紧要了中医的电话,打电话去预约。预约后,中医说第二天带妈妈过去看看。第二天早上,我哥的同学7点多就过来了,载我们去。快9点时,赶到了中医的诊所。中医先帮我妈看了舌头,把了脉,说情况很严重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。这是唯一的希望,然后就让医生开药,回去的路上心情好了很多,仿佛还有希望。

有问过中医要不要做pet-ct,他说要去做,检查清楚。我哥同学说,医院要星期一才有床位,于是我们在家熬了两天中药给妈妈吃。星期天医院通知说有床位了,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去医院,因为早上着急出门忘记带病历了。到了门诊大厅,人山人海,很忐忑。我哥同学在医院认识个叔叔,在叔叔的安排下,办了入院手续,我们住到了三楼病房。因为没有病历给医生看,下午主治医生过来时,就只能口述病情。然后哥哥和医院里的叔叔商量,第二天早拍pet-ct。晚上我留下来陪床,病房有三个病人,有一个已经做了化疗了,晚上痛的翻来覆去,看着他很痛苦,很担心妈妈像他那样。我一晚上没睡,妈妈倒是睡了,但很不踏实。医生开了止咳药,一个晚上,妈妈都没有咳嗽,觉得那医生很厉害。到快早上6点时,护士过来抽血,然后车来了,是要带妈妈去另一个医院做pet-ct。快到中午12点左右,爸爸和哥哥过来了,妈妈也照完了pet-ct,然后就接妈妈回到住院的医院,CT结果要第二天才有。期间带妈妈做心电图,各种B超,医院人很多,每一项都要排很久的队。妈妈看起来很虚弱,晚上我和哥哥回家,爸爸留下来守夜。

第二天赶到医院,熬了点汤带过去,妈妈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,但看到我们还会笑。等结果等到下午三点,主任终于有空给我们看报告。主任说病情很严重,没有办法手术,也不建议化疗,给我们说了一种药。他说是用这个药前,还要做病理分析,要抽血检验。但当时我妈妈抽不了血,要等下星期一。然后我问用这个药有效果吗?医生说,不能说有效果,也有可能用药和不用药的时间是一样的。而且这个药有6个疗程,第一个疗程10几万,然后说让我们考虑一下。

我和哥哥商量了一下,因为又不能抽血,所以想出院,回去看中医。下午5点左右和主任说,我们要出院,主任愣了一下,主治医生也看了我一眼。当时我脑袋空白,很迷煳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最后还是出院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